幸运飞艇游戏

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

旧唐书:列传·卷七

作者:沈昫等 全集:旧唐书 来源:网络

  ○裴寂 刘文静 弟文起 文静子树义 树艺 李孟尝 刘世龙 赵文恪张平高 李思行 李高迁 许世绪 刘师立 钱九陇 樊兴 公孙武达 庞卿恽张长逊 李安远

  裴寂,字玄真,蒲州桑泉人也。祖融,司本大夫。父瑜,绛州刺史。寂少孤, 为诸兄之所鞠养。年十四,补州主簿。及长,疏眉目,伟姿容。隋开皇中,为左亲 卫。家贫无以自业,每徒步诣京师,经华岳庙,祭而祝曰:“穷困至此,敢修诚谒, 神之有灵,鉴其运命。若富贵可期,当降吉梦。”再拜而去。夜梦白头翁谓寂曰: “卿年三十已后方可得志,终当位极人臣耳。”后为齐州司户。大业中,历侍御史、 驾部承务郎、晋阳宫副监。高祖留守太原,与寂有旧,时加亲礼,每延之宴语,间 以博奕,至于通宵连日,情忘厌倦。时太宗将举义师而不敢发言,见寂为高祖所厚, 乃出私钱数百万,阴结龙山令高斌廉与寂博戏,渐以输之。寂得钱既多,大喜,每 日从太宗游。见其欢甚,遂以情告之,寂即许诺。寂又以晋阳宫人私侍高祖,高祖 从寂饮,酒酣,寂白状曰:“二郎密缵兵马,欲举义旗,正为寂以宫人奉公,恐事 发及诛,急为此耳。今天下大乱,城门之外,皆是盗贼。若守小节,旦夕死亡;若 举义兵,必得天位。众情已协,公意如何?”高祖曰:“我儿诚有此计,既已定矣, 可从之。”及义兵起,寂进宫女五百人,并上米九万斛、杂彩五万段、甲四十万领, 以供军用。大将军府建,以寂为长史,赐爵闻喜县公。从至河东,屈突通拒守,攻 之不下,三辅豪杰归义者日有千数。高祖将先定京师,议者恐通为后患,犹豫未决。 寂进说曰:“今通据蒲关,若不先平,前有京城之守,后有屈突之援,此乃腹背受 敌,败之道也。未若攻蒲州,下之而后入关。京师绝援,可不攻而定矣。”太宗曰: “不然。兵法尚权,权在于速。宜乘机早渡,以骇其心。我若迟留,彼则生计。且 关中群盗,所在屯结,未有定主,易以招怀,贼附兵强,何城不克?屈突通自守贼 耳,不足为虞。若失入关之机,则事未可知矣。”高祖两从之,留兵围河东,而引 军入关。及京师平,赐良田千顷、甲第一区、物四万段,转大丞相府长史,进封魏 国公,食邑三千户。

  及隋恭帝逊位,高祖固让不受,寂劝进,又不答。寂请见曰:“桀、纣之亡, 亦各有子,未闻汤、武臣辅之,可为龟镜,无所疑也。寂之茅土、大位,皆受之于 唐,陛下不为唐帝,臣当去官耳。”又陈符命十余事,高祖乃从之。寂出,命太常 具礼仪,择吉日。高祖既受禅,谓寂曰:“使我至此,公之力也。”拜尚书右仆射, 赐以服玩不可胜纪,仍诏尚食奉御,每日赐寂御膳。高祖视朝,必引与同坐,入阁 则延之卧内,言无不从,呼为裴监而不名。当朝贵戚,亲礼莫与为比。武德二年, 刘武周将黄子英、宋金刚频寇太原,行军总管姜宝谊、李仲文相次陷没,高祖患之。 寂自请行,因为晋州道行军总管,得以便宜从事。师次介休,而金刚据城以抗寂。 寂保于度索原,营中乏水,贼断其涧路,由是危迫。欲移营就水,贼因犯之,师遂 大溃,死散略尽。寂一日一夜驰至晋州。以东城镇俱没,金刚进逼绛州,寂抗表陈 谢,高祖慰谕之,复令镇抚河东之地。寂性怯,无捍御之才,唯发使络绎,催督虞、 秦二州居人,勒入城堡,焚其积聚。百姓惶骇,复思为乱。夏县人吕崇茂遂杀县令 举兵反,引金刚为援,寂击之,复为崇茂所败。被征入朝,高祖数之曰:“义举之 始,公有翼佐之勋,官爵亦极矣。前拒武周,兵势足以破敌,致此丧败,不独愧于 朕乎?”以之属吏,寻释之,顾待弥重。

  高祖有所巡幸,必令居守。麟州刺史韦云起告寂谋反,讯之无端。高祖谓寂曰: “朕之有天下者,本公所推,今岂有贰心?皁白须分,所以推究耳。”因令贵妃三 人赍珍馔、宝器就寂第,宴乐极欢,经宿而去。又尝从容谓寂曰:“我李氏昔在陇 西,富有龟玉,降及祖祢,姻娅帝室。及举义兵,四海云集,才涉数日,升为天子。 至如前代皇王,多起微贱,劬劳行阵,下不聊生。公复世胄名家,历职清显,岂若 萧何、曹参起自刀笔吏也!唯我与公,千载之后,无愧前修矣。”其年,改铸钱, 特赐寂令自铸造。又为赵王元景聘寂女为妃。六年,迁尚书左仆射,赐宴于含章殿, 高祖极欢,寂顿首而言曰:“臣初发太原,以有慈旨,清平之后,许以退耕。今四 海乂安,伏愿赐臣骸骨。”高祖泣下沾襟曰:“今犹未也,要相偕老耳。公为台司, 我为太上,逍遥一代,岂不快哉!”俄册司空,赐实封五百户,遣尚书员外郎一人 每日更直寂第,其见崇贵如此。

  贞观元年,加实封并前一千五百户。二年,太宗祠南郊,命寂与长孙无忌同升 金辂,寂辞让,太宗曰:“以公有佐命之勋,无忌亦宣力于朕,同载参乘,非公而 谁?”遂同乘而归。

  三年,有沙门法雅,初以恩幸出入两宫,至是禁绝之,法雅怨望,出妖言,伏 法。兵部尚书杜如晦鞫其狱,法雅乃称寂知其言,寂对曰:“法雅惟云时候方行疾 疫,初不闻妖言。”法雅证之,坐是免官,削食邑之半,放归本邑。寂请住京师, 太宗数之曰:“计公勋庸,不至于此,徒以恩泽,特居第一。武德之时,政刑纰缪, 官方弛紊,职公之由。但以旧情,不能极法,归扫坟墓,何得复辞?”寂遂归蒲州。 未几,有狂人自称信行,寓居汾阴,言多妖妄,常谓寂家僮曰:“裴公有天分。” 于时信行已死,寂监奴恭命以其言白寂,寂惶惧不敢闻奏,阴呼恭命杀所言者。恭 命纵令亡匿,寂不知之。寂遣恭命收纳封邑,得钱百余万,因用而尽。寂怒,将遣 人捕之,恭命惧而上变。太宗大怒,谓侍臣曰:“寂有死罪者四:位为三公而与妖 人法雅亲密,罪一也;事发之后,乃负气愤怒,称国家有天下,是我所谋,罪二也; 妖人言其有天分,匿而不奏,罪三也;阴行杀戮以灭口,罪四也。我杀之非无辞矣。 议者多言流配,朕其从众乎。”于是徙交州,竟流静州。俄逢山羌为乱,或言反獠 劫寂为主,太宗闻之曰:“我国家于寂有性命之恩,必不然矣。”未几,果称寂率 家僮破贼。太宗思寂佐命之功,征入朝,会卒,时年六十。赠相州刺史、工部尚书、 河东郡公。

  子律师嗣,尚太宗妹临海长公主,官至汴州刺史。律师子承先,则天时为殿中 监,为酷吏所杀。

  刘文静,字肇仁,自云彭城人,代居京兆之武功。祖懿用,石州刺史。父韶, 隋时战没,赠上仪同三司。少以其父身死王事,袭父仪同三司。伟姿仪,有器干, 倜傥多权略。隋末,为晋阳令,遇裴寂为晋阳宫监,因而结友。夜与同宿,寂见城 上烽火,仰天叹曰:“卑贱之极,家道屡空,又属乱离,当何取济?”文静笑曰: “世途若此,时事可知。吾二人相得,何患于卑贱?”

  及高祖镇太原,文静察高祖有四方之志,深自结托。又窃观太宗,谓寂曰: “非常人也。大度类于汉高,神武同于魏祖,其年虽少,乃天纵矣。”寂初未然之。 后文静坐与李密连婚,炀帝令系于郡狱。太宗以文静可与谋议,入禁所视之。文静 大喜曰:“天下大乱,非有汤、武、高、光之才,不能定也。”太宗曰:“卿安知 无?但恐常人不能别耳。今入禁所相看,非儿女之情相忧而已。时事如此,故来与 君图举大计,请善筹其事。”文静曰:“今李密长围洛邑,主上流播淮南,大贼连 州郡、小盗阻泽山者,万数矣,但须真主驱驾取之。诚能应天顺人,举旗大呼,则 四海不足定也。今太原百姓避盗贼者,皆入此城。文静为令数年,知其豪杰,一朝 啸集,可得十万人,尊公所领之兵,复且数万,君言出口,谁敢不从?乘虚入关, 号令天下,不盈半岁,帝业可成。”太宗笑曰:“君言正合人意。”于是部署宾客, 潜图起义。候机当发,恐高祖不从,沉吟者久之。文静见高祖厚于裴寂,欲因寂开 说,于是引寂交于太宗,得通谋议。

  及高君雅为突厥所败,高祖被拘,太宗又遣文静共寂进说曰:“《易》称‘知 几其神乎’,今大乱已作,公处嫌疑之地,当不赏之功,何以图全?其裨将败衄, 以罪见归。事诚迫矣,当须为计。晋阳之地,士马精强,宫监之中,府库盈积,以 兹举事,可立大功。关中天府,代王冲幼,权豪并起,未有适从。愿公兴兵西入, 以图大事。何乃受单使之囚乎?”高祖然之。时太宗潜结死士,与文静等协议,克 日举兵,会高祖得释而止。乃命文静诈为炀帝敕,发太原、西河、雁门、马邑,人 年二十已上、五十已下悉为兵,期以岁暮集涿郡,将伐辽东。由是人情大扰,思乱 者益众。文静因谓裴寂曰:“公岂不闻‘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’乎?唐公名应图 谶,闻于天下,何乃推延,自贻祸衅?宜早劝唐公,以时举义。”又胁寂曰:“且 公为宫监,而以宫人侍客,公死可尔,何误唐公也?”寂甚惧,乃屡促高祖起兵。 会马邑人刘武周杀太守王仁恭,自称天子,引突厥之众,将侵太原。太宗遣文静及 长孙顺德等分部募兵,以讨武周为辞;又令文静与裴寂伪作符敕,出宫监库物以供 留守资用,因募兵集众。及义兵将起,副留守王威、高君雅独怀猜贰。后数日,将 大会于晋祠,威及君雅潜谋害高祖,晋阳乡长刘世龙以白太宗。太宗既知迫急,欲 先事诛之,遣文静与鹰扬府司马刘政会投急变之书,诣留守告威等二人谋反。是日, 高祖与威、君雅同坐视事,文静引政会至庭中,云有密状,知人欲反。高祖指威等 取状看之,政会不肯与,曰:“所告是副留守事,唯唐公得看之耳。”高祖阳惊曰: “岂有是乎!”览状讫,谓威等曰:“此人告公事,如何?”君雅大诟曰:“此是 反人,欲杀我也!”文静叱左右执之,囚于别室。既拘威等,竟得举兵。

  高祖开大将军府,以文静为军司马。文静劝改旗帜以彰义举,又请连突厥以益 兵威,高祖并从之。因遣文静使于始毕可汗,始毕曰:“唐公起事,今欲何为?” 文静曰:“皇帝废冢嫡,传位后主,致斯祸乱。唐公国之懿戚,不忍坐观成败,故 起义军,欲黜不当立者。愿与可汗兵马同入京师,人众土地入唐公,财帛金宝入突 厥。”始毕大喜,即遣将康鞘利领骑二千,随文静而至,又献马千匹。高祖大悦, 谓文静曰:“非公善辞,何以致此?”寻率兵御隋将屈突通于潼关,通遣武牙郎将 桑显和率劲兵来击,文静苦战者半日,死者数千人。文静度显和军稍怠,潜遣奇兵 掩其后,显和大败,悉虏其众。通尚拥兵数万,将遁归东都,文静遣诸将追而执之, 略定新安以西之地。转大丞相府司马,进授光禄大夫,封鲁国公。

  高祖践祚,拜纳言。时高祖每引重臣共食,文静奏曰:“陛下君临亿兆,率土 莫非臣,而当朝捴抑,言尚称名;又宸极位尊,帝座严重,乃使太阳俯同万物,臣 下震恐,无以措身。”帝不纳。时制度创,命文静与当朝通识之士更刊《隋开皇 律令》而损益之,以为通法。高祖谓曰:“本设法令,使人共解,而往代相承,多 为隐语,执法之官,缘此舞弄。宜更刊定,务使易知。”会薛举寇泾州,命太宗讨 之,以文静为元帅府长史。遇太宗不豫,委于文静及司马殷开山,诫之曰:“举粮 少兵疲,悬军深入,意在决战,不利持久,即欲挑战,慎无与决。待吾差,当为君 等取之。”文静用开山计,出军争利,王师败绩。文静奔还京师,坐除名。俄又从 太宗讨举,平之,以功复其爵邑,拜民部尚书,领陕东道行台左仆射。武德二年, 从太宗镇长春宫。

  文静自以才能干用在裴寂之右,又屡有军功,而位居其下,意甚不平。每廷议 多相违戾,寂有所是,文静必非之,由是与寂有隙。文静尝与其弟通直散骑常侍文 起酣宴,出言怨望,拔刀击柱曰:“必当斩裴寂耳!”家中妖怪数见,文起忧之, 遂召巫者于星下被发衔刀,为厌胜之法。时文静有爱妾失宠,以状告其兄,妾兄上 变。高祖以之属吏,遣裴寂、萧瑀问状。文静曰:“起义之初,忝为司马,计与长 史位望略同;今寂为仆射,据甲第,臣官赏不异众人,东西征讨,家口无托,实有 觖望之心。因醉或有怨言,不能自保。”高祖谓群臣曰:“文静此言,反明白矣。” 李纲、萧瑀皆明其非反。太宗以文静义旗初起,先定非常之策,始告寂知;及平京 城,任遇悬隔,止以文静为觖望,非敢谋反,极佑助之。而高祖素疏忌之,裴寂又 言曰:“文静才略,实冠时人,性复粗险,忿不思难,丑言悖逆,其状已彰。当今 天下未定,外有勍敌,今若赦之,必贻后患。”高祖竟听其言,遂杀文静、文起, 仍籍没其家。文静临刑,抚膺叹曰:“高鸟逝,良弓藏,故不虚也。”时年五十二。

  贞观三年,追复官爵,以子树义袭封鲁国公,许尚公主。后与其兄树艺怨其父 被戮,又谋反,伏诛。

  文静初为纳言时,有诏以太原元谋立功,尚书令、秦王某,尚书左仆射裴寂及 文静,特恕二死。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、右骁卫大将军刘弘基、右屯卫大将军窦 琮、左翊卫大将军柴绍、内史侍郎唐俭、吏部侍郎殷开山、鸿胪卿刘世龙、卫尉少 卿刘政会、都水监赵文恪、库部郎中武士、骠骑将军张平高、李思行、李高迁, 左屯卫府长史许世绪等十四人,约免一死。武德九年十月,太宗始定功臣实封差第, 文静已死,于是裴寂加食九百户,通前为一千五百户;长孙无忌、王君廓、尉迟敬 德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五人,食邑一千三百户;长孙顺德、柴绍、罗艺、赵郡王孝 恭等四人,食邑一千二百户;侯君集、张公谨、刘师立等三人食邑一千户;李勣、 刘弘基二人食邑九百户;高士廉、宇文士及、秦叔宝、程知节四人食七百户;安兴 贵、安修仁、唐俭、窦轨、屈突通、萧瑀、封德彝、刘义节八人,各食六百户;钱 九陇、樊兴、公孙武达、李孟尝、段志玄、庞卿恽、张亮、李药师、杜淹、元仲文 十人,各食四百户;张长逊、张平高、李安远、李子和、秦行师、马三宝六人,各 食三百户。其王君廓事在《庐江王瑗传》,安兴贵、安修仁事在《李轨传》,李子 和事在《梁师都传》,马三宝事在《柴绍传》。

  李孟尝,赵州平棘人,官至右威卫大将军、汉东郡公。元仲文,洛州人,至右 监门将军、河南县公。秦行师,并州太原人,至左监门将军、清水郡公。并事微不 录。自余无传者,尽附于此。

  刘世龙者,并州晋阳人。大业末,为晋阳乡长。高祖镇太原,裴寂数荐之,由 是甚见接待,亦出入王威、高君雅家,然独归心于高祖。义兵将起,威与君雅内怀 疑惑,世龙辄探得其情,以白高祖。及诛威等,授银青光禄大夫。从平京城,累转 鸿胪卿,仍改名义节。

  时草创之始,倾竭府藏以赐勋人,而国用不足,义节进计曰:“今义师数万, 并在京师,樵薪贵而布帛贱。若采街衢及苑中树为樵以易布帛,岁收数十万匹立可 致也。又藏内缯绢,匹匹轴之,使申截取剩物,以供杂费,动盈十余万段矣。”高 祖并从之,大收其利。再迁太府卿,封葛国公。贞观初,转少府监,以罪配流岭南, 寻授钦州别驾,卒。

  义节从子思礼,万岁通天二年,为箕州刺史。思礼少尝学相术于许州张憬藏, 相己必历刺史,位至太师。及授箕州,益自喜,以为太师之职,位极人臣,非佐命 无以致之。与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结构谋反,谓耀曰:“公体有龙气。”耀亦谓思 礼曰:“公是金刀,合为我辅。”因相解释图谶,即定君臣之契。又令思礼自衒相 术,每所见人,皆谓之“合得三品”,使务进之士,闻之满望,然始谓云:“綦连 耀有天分,公因之以得富贵。”事发系狱,乃多证引朝士,冀以自免。所诛陷者三 十余家,耀、思礼并伏诛。凤阁侍郎李元素、夏官侍郎孙元亨、知天官侍郎事石抱 忠、凤阁舍人王剧、剧兄前泾州刺史勔、太子司议郎路敬淳等,坐与耀及思礼交结, 皆死。初,则天命河内王武懿宗按思礼之狱。懿宗宽思礼于外,令广引逆徒。而思 礼以为得计,从容自若,尝与相忤者,必引令枉诛。临刑犹在外,尚不之觉,及众 人就戮,乃收诛之。

  赵文恪者,并州太原人也。隋末,为鹰扬府司马。义师之举,授右三统军。武 德二年,拜都水监,封新兴郡公。时大乱之后,中州少马,遇突厥蕃市牛马以资国 用。俄而刘武周将宋金刚来寇太原,属城皆没。真乡公李仲文退守浩州,城孤兵弱, 元吉遣文恪率步骑千余助为声援。及太原为贼所陷,文恪遂弃城遁去,坐是赐死狱 中。

幸运飞艇游戏  张平高,绥州肤施人也。隋末,为鹰扬府校尉,戍太原,为高祖所识,因参谋 议。义旗建,以为军头。从平京城,累授左领军将军,封萧国公。贞观初,出为丹 州刺史,坐事免,令以右光禄大夫还第,卒。后改封罗国公。永徽中,追赠潭州都 督。

  李思行,赵州人也。尝避仇太原。高祖将举义兵,令赴京城观觇动静,及还, 具论机变,深称旨,授左三统军。从破宋老生,平京城,累授嘉州刺史,封乐安郡 公。永徽初卒,赠洪州都督,谥曰襄。

  李高迁,岐州岐山人也。隋末,客游太原,高祖常引之左右。及擒高君雅、王 威等,高迁有功焉,授右三统军。从平霍邑,围京城,力战功最,累迁左武卫大将 军,封江夏郡公,检校西麟州刺史。武德初,突厥寇马邑,朔州总管高满政请救, 高祖令高迁督兵助镇。俄而贼兵甚盛,高迁乃斩关宵遁,其将士皆没,竟坐除名徙 边。后以佐命功,拜陵州刺史。永徽五年卒,赠梁州都督。

  许世绪者,并州人也。大业末,为鹰扬府司马。见隋祚将亡,言于高祖曰: “天道辅德,人事与能,蹈机不发,必贻后悔。今隋政不纲,天下鼎沸,公姓当图 箓,名应歌谣,握五都之兵,当四战之地。若遂无他计,当败不旋踵。未若首建义 旗,为天下唱,此帝王业也。”高祖甚奇之,亲顾日厚。义兵起,授右一府司马。 武德中,累除蔡州刺史,封真定郡公,卒。

  弟洛仁,亦以元从功臣至冠军大将军、行左监门将军。永徽初卒,赠代州都督, 谥曰勇,陪葬昭陵。

  刘师立者,宋州虞城人也。初为王世充将军,亲遇甚密。洛阳平,当诛;太宗 惜其才,特免之,为左亲卫。太宗之谋建成、元吉也,尝引师立密筹其事,或自宵 达曙。其后师立与尉迟敬德、庞卿恽、李孟尝等九人,同诛建成有功,超拜左卫率。 寻迁左骁卫将军,封襄武郡公,赐绢五千匹。后人告师立自云“眼有赤光,体有非 常之相,姓氏又应符谶”。太宗谓之曰:“人言卿欲反,如何?”师立大惧,俯而 对曰:“臣任隋朝,不过六品,身材驽下,不敢辄希富贵。过蒙非常之遇,常以性 命许国。而陛下功成事立,臣复致位将军,顾己循躬,实逾涯分,臣是何人,辄敢 言反!”太宗笑曰:“知卿不然,此妄言耳。”赐帛六十匹,延入卧内慰谕之。罗 艺之反也,长安人情骚动,以师立检校右武候大将军,以备非常。及艺平,宪司穷 究党与,师立坐与交通,遂除名。又以籓邸之旧,寻检校岐州都督。师立上书请讨 吐谷浑,书奏未报,便遣使间其部落,谕以利害,多有降附,列其地为开、桥二州。 又有党项首领拓拔赤辞,先附吐谷浑,负险自固,师立亦遣人为陈利害,赤辞遂率 其种落内属。太宗甚嘉之,拜赤辞为西戎州都督。后师立以母忧当去职,父老上表 请留,诏不许赴哀,复令居任。时河西党项破刃氏常为边患,又阻新附,师立总兵 击之。军未至,破刃氏大惧,遁于山谷,师立追之,至恤于真山而还。吐谷浑于小 莫门川击破之,多所虏获。寻转始州刺史。十四年卒,谥曰肃。

  钱九陇,本晋陵人也,父在陈为境上所获,没为皇家隶人。九陇善骑射,高祖 信爱之,常置左右。义兵起,以军功授金紫光禄大夫。及克京城,拜左监门郎将。 从平薛仁杲、刘武周,以前后战功累授右武卫将军。其后从太宗擒获窦建德,平王 世充;从隐太子讨刘黑闼于魏州,力战破贼,策勋为最。累封郇国公,仍以本官为 苑游将军。贞观初,出为眉州刺史,再迁右监门大将军。十二年,改封郇国公,加 食庐州实封六百户。寻卒,赠左武卫大将军、潭州都督,谥曰勇,陪葬献陵。

  樊兴者,本安陆人也,父犯罪,配没为皇家隶人。兴从平京城,累除右监门将 军。又从太宗破薛举,平王世充、窦建德,积战功,累封营国公,赐物二千段、黄 金三十铤。寻坐事削爵。贞观六年,陵州獠反,兴率兵讨之,拜左骁卫将军。又从 特进李靖击吐谷浑,为赤水道行军总管,坐迟留不赴军期,又士卒多死,失亡甲仗, 以勋减死。久之,累拜左监门大将军,封襄城郡公。太宗之征辽东,以兴忠谨,令 副司空房玄龄,留守京师。俄又检校右武候将军。永徽初卒,赠左武候大将军、洪 州都督,陪葬献陵。

  公孙武达者,雍州栎阳人也。少有膂力,称为豪侠。在隋为骁果。武德初,至 长春宫请谒太宗,从讨刘武周,力战,功居最。又从平王世充、窦建德,累迁秦王 府右三军骠骑,封清水县公。贞观初,检校右监门将军,寻除肃州刺史。岁余,突 厥数千骑、辎重万余入侵肃州,欲南入吐谷浑。武达领二千人与其精锐相遇,力战, 虏稍却,急攻之,遂大溃,挤之于张掖河。又命军士于上流以伐渡兵,击其余众, 贼半济,两岸夹攻之,斩溺略尽。玺书慰勉之,拜左监门将军。后又受诏击盐州叛 突厥,武达引兵趋灵州,追及之。贼方渡河,见武达至,据河南岸。武达引兵击之, 斩其渠帅可逻拔扈,余党几尽。进封东莱郡公。永徽中,累授右武卫大将军。及卒, 高宗废朝举哀,赠荆州都督,给东园秘器,陪葬昭陵,谥曰壮。

  庞卿恽者,并州太原人。从太宗讨隐太子有功,累拜右骁卫将军,封邾国公。 寻卒,追封濮国公。

  子同善,官至右金吾大将军。同善子承宗,开元初,为太子宾客。

  张长逊,雍州栎阳人也。隋代为里长,平陈有功,累至五原郡通守。及天下乱, 遂附于突厥,号长逊为割利特勒。及义旗建,长逊以郡降,授五原太守,寻除丰州 总管。是时梁师都、薛举请兵于突厥,欲令渡河。长逊知之,伪为诏书与莫贺咄设, 示知其谋。突厥乃拒师都等使,高祖嘉之。武德元年,敕右武候骠骑将军高静致币 于始毕可汗,路经丰州,会可汗死,敕于所到处纳库。突厥闻而大怒,欲南渡。长 逊乃遣高静出塞,申国家赙赠之礼,突厥乃引还。及征薛举,长逊不待命而至,以 功授丰州总管,进封巴国公,赐以锦袍金甲。是时言事者以长逊久居丰州,与突厥 连结;长逊惧,请入朝,拜右武候将军,徙封息国公,赐以宫人、彩物千余段。会 有疾,车驾亲幸其第。及窦轨率巴蜀兵击王世充,以长逊检校益州行台左仆射,历 遂、夔二州总管,所在皆有惠政。贞观十一年卒。

  李安远者,夏州朔方人也。隋云州刺史彻子也。家富于财,少从博徒不逞,晚 始折节读书,敬慕士友。袭父爵城阳公。与王珪友善。大业初,珪坐叔颇当配流, 安远为之营护,免。后为正平令。及义兵攻绛郡,安远与通守陈叔达婴城自守。城 陷,高祖与安远有旧,驰至其宅抚慰之,引与同食。拜右翊卫统军,封正平县公。 武德元年,授右武卫大将军。从太宗征伐,特蒙恩泽,累战功,改封广德郡公。又 使于吐谷浑,与敦和好,于是吐谷浑主伏允请与中国互市,安远之功也。后隐太子 建成潜引以为党援,安远固拒之,由是太宗益加亲信。贞观初,历潞州都督、怀州 刺史。历任颇有声绩,然伤于严急,时论少之。七年卒,追赠凉州都督,谥曰密。 十三年,追封为遂安郡公。

  史臣曰:裴寂历任仕隋,官至为宫监,总子女玉帛之务,据仓廪兵甲之饶,喜 博戏之利苟多,启举义之谋为首。谒岳神以徼福,始彰不逞之心;留贵妃以经宿, 终昧为臣之道。居第一之位,乏在三之规。恃高祖之旧恩,致文静之极法。终归四 罪,尚保再生,幸也。文静奋纵横之略,立缔构之功,罔思宠辱之机,过为轻躁之 行,未及封而祸也,惜哉!凡关佐命,爰第实封,小大不遗,贤愚自劝,太宗之行 赏也,明矣!

  赞曰:风云初合,共竭智力。势利既分,遽变仇敌。

关键词:旧唐书,列传

用户评论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最新推荐

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

Copyright © 2016-2019 Www.sumein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学梦 版权所有

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

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 苹果彩票注册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